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天道不絕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曳光 本章: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天道不絕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天道不絕

    感謝:書友2599126的**支持!

    ……………

    戰車在飛馳。

    風聲在呼嘯。

    眾人經歷了連番的拼殺之后,早已疲倦不堪,如今順利突圍,并漸漸的遠離兇險,便也各自安心歇息。

    玉真人左右張望P刻,沒人理他。他只得作罷,緩緩閉上雙眼。

    他身后的某位先生,兀自盤膝靜坐,而一雙劍眉卻在微微聳動,顯然在凝神思索著什么。

    此時的無咎,忙著琢磨他手中的玉簡。

    玉簡來自玄鯤郡的三位高人,拓印著一篇法門,乍一見極為眼熟,而名稱有所不同,叫作《九經之器》。而所謂的九經,便是《玉神九經》。只因篇幅巨大,經文晦澀難懂,只是略作查看,并未潛心研修。卻也知道九經的名稱,便是神、術、法、丹、兵、刑、遁、鼎、器。而《九經之器》,便是其中的器篇。

    嗯,這是一篇煉器的法門。

    他無咎不喜歡煉器,如今卻突然有了興趣。因為《玉神九經》之器篇,拓印著震元珠的煉制之法。倘若能夠煉制數千、上萬的震元珠,遇到強敵之時,便扔出去亂轟亂炸,誰敢抵擋?

    而震元珠的煉制,似乎并不容易。

    無咎想到此處,心神一動。

    魔劍之中,情形如舊。

    昏暗、Y寒的所在,沒有絲毫生機。

    便在這空曠與死寂之間,蜷縮著三道金Se的人影。雖然只剩下元神之T,依然能夠分辨出曾經的相貌與神態。

    正是玄鯤郡的三位老者。

    便于此時,有人出聲——

    “卜鐵長老已悔過自新,重返人間。三位要死要活,早作決斷!”

    三位老者急忙抬頭張望,卻不見人影。而那詭異莫測的話語聲,繼續在昏暗的天地間響起——

    “何人擅長煉制震元珠,指教一二,或能贖罪……”

    “公孫無咎……”

    三位老者站起身來。

    其中一人怒目圓睜,叱道:“先是殺害梟氏兄弟,又將我三人囚在此處,毀去R身,奪取乾坤戒,諸般罪惡你百死莫贖!”他憤怒不已,又道:“竟敢窺覬我玄鯤郡的寶物,癡人說夢。即使你攫取法門,也休想煉制震元珠。”

    “嘿,煉制震元珠,倒也簡單。我只想幫著三位,找條活路罷了。”

    “大言不慚!沒有玄鯤郡的雷石,即使畢節長老也無能為力,更莫說你一個域外的賊人!”

    “哦,雷石方為煉制震元珠的關鍵所在。多謝指教。而玄鯤郡的長老,便是畢節?改日我將他擒來與三位作伴,如何?”

    “呸!我冷關什么也沒說。你若敢前往玄鯤郡,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嘿,我又怎會知曉你是冷關呢?”

    “你……”

    出聲的老者,自稱冷關。他察覺失言,臉Se變幻。

    卻聽某人的話語聲繼續響起——

    “我再問最后一遍,三位要死要活?”

    冷關與兩位同伴面面相覷,轉而齊聲怒叱——

    “神族與賊人勢不兩立,但求一死!”

    三人齊心求死的架勢,倒也凜然無畏。

    而始終沒有現身的某人,答應的更為G脆。

    “嗯,求仁得仁,求死得死。”

    與之瞬間,一群獸魂狂涌而至。

    三位老者正要抵抗,其中的兩人已被獸魂卷起,隨即Y風盤旋而去,陣陣慘叫聲漸趨減弱、漸去漸遠……

    不消P刻,遠處再無動靜。

    叫作冷關的老者,猶自愣在原地,再無凜然無畏,而是戰戰兢兢、神Se恐懼。

    “人之慘死,莫過于魂飛魄散。而慘死之最,莫過于獸魂噬T啊……”

    冷關又打了寒戰,抬頭仰望。

    “有同伴盯著,即使想要活命,也難以啟齒,是吧?而此時你沒了顧忌,何妨再行決斷呢?”

    “我……”

    冷關的神Se掙扎。

    雖然看不見某人的存在,而對方卻識破了他的心思。雖說活著艱難,卻沒人愿死啊!

    “抵達玄鯤郡之后,我答應放了你。屆時你找個地方閉關,且待浩劫降臨而天下大亂,便也沒誰關注你的存在。”

    “這個……一言為定?”

    “卜鐵,不是已重返人間?”

    “……”

    冷關惶惶不語。

    一個納物戒子,憑空落下。

    “冷道友,失陪了……”

    冷關遲疑許久,撿起戒子。竟是他的乾坤戒,僅僅少了J枚玉簡,而晶石、丹Y、符箓等等,皆悉數奉還。

    他悄悄緩了口氣,猶自難以置信。

    那個公孫無咎,不僅兇殘毒辣,而且殺伐無情,乃是臭名昭著的惡賊。而他突然大發慈悲,不提任何代價,也沒有要挾,只因自己想要活著……

    ……

    轉瞬之間,三日過去。

    戰車,依然在風雨中疾馳不停。

    無咎從靜坐中睜開雙眼,看著手上的玉簡,他搖了搖頭,慢慢站起身來。

    琢磨了三日,依然弄不懂《玉神九經》的煉器篇。

    而術業有專攻,倒也強求不來。

    卻并非沒有收獲,至少降F了一位玄鯤郡的高人。

    有卜鐵的前車之鑒,又目睹兩位同伴的慘死,冷關終于舍棄尊嚴,而選擇了一條活路。

    茍且偷生,不丟人。

    當年的本先生,遭受多少羞辱,背負多少罵名,吃過多少苦頭啊!

    某個老道說得好啊,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狠狠的折磨一番。而那位老道……

    無咎搖了搖頭,暗吁了口氣。

    “龍兄——”

    “嗯!”

    龍鵲與夫道子輪換著C持戰車,很是盡職盡守。他點頭會意,抬手打出一道法訣。

    “無咎……”

    玉真人尚在閉目歇息,又豈肯錯過身邊的動靜。

    “玉兄,沒你的事!”

    無咎擺了擺手,飛身躥起。

    玉真人坐在原處,神Se郁悶。

    戰車的陣法閃開一道縫隙,又瞬即關閉。

    無咎站在陣法之上,腳下光芒流動,便如踏著一道飛火流星,卻在風雨之中穿行而四方一P茫茫。

    萬圣子、鬼赤、谷百玄與青田,帶著五萬原界弟子已然去遠。而左右的百余丈外,另有三具飛馳的戰車,各自拖曳著長長的虹光,在茫茫的夜Se中頗為壯觀。

    無咎閃遁橫移。

    轉瞬之間,他落在另外一具戰車之上。隨著防御陣法開啟,他飄然而落。

    “老弟……”

    戰車內聚集著數十人,而起身相迎的老者正是豐亨子。

    “豐家主!”

    “莫非刑天追來……”

    “他不必追趕,亦將隨后而至。”

    “哦,坐下敘話……”

    豐亨子邀請無咎坐下,又禁不住感慨道:“老弟總是能夠料敵先機,逆境取勝。有老弟的傾力相助,實乃運氣啊!”

    戰車內的數十個原界修士,不敢打擾兩位高人說話,卻紛紛舉手致意,沖著某人表達著崇敬之情。

    無咎也舉手還禮,神態溫和而又隨意。

    他與原界家族沒有深仇大恨,反而敬重各家的傳承久遠,如今雙方同舟共濟,他倒是真心實意的出手相助。

    “而你說刑天他不必追趕……”

    豐亨子兀自疑H不解。

    無咎含笑道:“你我抵達磐虎城之后,自有神族弟子通風報信。刑天借助各地的傳送陣帶人趕來,可謂輕而易舉。”

    “我竟沒有想到……”

    豐亨子搖了搖頭,神Se愧疚。

    “豐家主C勞至今,已屬不易!”

    “難得老弟的T恤,而你我又該如何?”

    “于磐虎城稍作休整,見機西行。”

    “也唯有如此,你我再無退路啊!”

    經歷了東夷城的失守之后,接著又遭遇西夷峽之戰,如今的豐亨子、豐家主,對于無咎再無一絲一毫的猜疑。

    “而就此西去,離不開老弟的鼎力相助!”

    無咎笑了笑,道:“豐家主應該知曉,我并非盧洲修士。我的家鄉,遠在神洲,”

    “一個傳說中的遙遠所在,詳情不明……”

    “神洲與原界的風俗民情,極為相仿。便是仙法的傳承,也同樣的古老久遠。卻被玉虛子封禁,致使靈氣匱乏,仙道沒落,唯有等待滅族滅種的厄運。故而,我將豐家主視為同道中人。只要天道不絕,我想原界與神洲便不該滅亡!”

    豐亨子伸手撫須,堅定道:“天道不絕,人族不滅!”

    無咎點了點頭。

    “而老弟找我,是否另有J代?”

    “此乃震元珠的煉制法門……”

    “哦?”

    豐亨子驚喜不已,伸手接過無咎遞來的玉簡。原界的修士們,也紛紛J換著興奮的眼Se。

    震元珠的威力,有目共睹。若能將其據為己有,便再也不用懼怕玄鯤郡高手的圍攻。

    “此物的威力,遠勝于我的《雷玉訣》!而其中的雷石,聞所未聞,卻怕難以煉制……”

    “豐家主不必擔心,抵達玄鯤郡之后,雷石自有下落。”

    “如此便好,稍后我便召集煉器高手,熟記煉器法門,湊齊煉制所需的金石。一旦找到雷石,便可煉制震元珠,呵呵!”

    豐亨子本人便精通煉器之道,稍稍查看,便已看出了《玉神九經》之器篇的玄妙之處,他欣W笑道:“老弟啊,你莫非是應劫而來……”

    應劫而來,誰?

    無咎微微一怔。

    而豐亨子卻擺了擺手,歉然道:“哎呀,諸事纏身,差點給忘了……”他順手拿出一個戒子,分說道:“依著老弟的吩咐,已然辦妥!”

    無咎接過戒子,意外道:“夔龍護甲……”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天刑紀》,方便以后閱讀天刑紀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天道不絕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天刑紀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天道不絕并對天刑紀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11选5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