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護身符


類別:玄幻魔法 作者:司馬語芝 本章:42、護身符

    42、護身符

    “怎么會?”我遺憾地看著嵬子。



    “小苓的祖輩是水門村的,即便是離開了,那個詛咒還如同魔爪一樣跟著她。”嵬子的眼神仿如被薄霧遮住的日光,沒有一絲神采。



    看薛嵬這個樣子,陳醰扯起一抹苦笑,惋惜道:“嘿,還別說!水芳苓家還真就剩她一個人了。哎……”他嘆了口氣:“真是連最后一個都沒了,這……太邪門了!”



    嵬子點頭,沉沉道:“但小苓的死在這之中是最符合詛咒的。”



    我生起一股莫名寒意,疑惑問道:“為什么那么說?”



    薛嵬眼神復雜地望著燭火,道:“因為她死的時候,喉頭鼓動,從里面……破出了一個從未見過的生物,還未等我看清楚它,它就化開了。”他微微吸了口氣,隨之從懷里掏出一個包得很細致的東西,原是一個陳舊的護身符,符上有一個圓形玉環,似一個懷古:“這是小苓的遺物,也是她祖上傳下來的寶貝,上面沾染了她的血跡,還有那怪物幻化后的痕跡。”



    許是想知道弄死水芳苓的海怪的真面目,薛嵬并沒有洗去護身符上的蛛絲馬跡,他把護身符遞給了寶財,在我們之中,寶財對生物類的東西最有研究。



    寶財自覺接過護身符,細細打量,觀測許久后,他搖了搖頭,道:“這痕跡就染了一點,而且時間過去那么久了,海怪的味道淡化了,又沒有現代化的儀器可看更深層的東西,實在很難琢磨出是什么。”語畢就要將護身符還給薛嵬,但因起身的時候踩到了陳醰的腳,踉蹌了一下,護身符掉在了地上。



    “賊猴!你是故意的吧!”



    陳醰叫跳起來,抱著腳背,一臉氣憤,看著上輩子是死對頭的二人,我無奈搖了搖頭,想護身符是嵬子對水芳苓的唯一念想了,立馬彎腰撿起,拍去了塵土,惋惜道:“說是護身符,可終究也保不了姑娘的性命!你說好好的身體里怎么就破出一個‘海怪’?”困惑間,瞧著那還沒送到薛嵬手上的護身符,瞪大眼道:“呀哈,這護身符除了寫著邪鬼退去,還有好多串小字!”



    “護身符上有字有什么奇怪的。”陳醰拍掉腳面上的塵土,見怪不怪的說道。



    說話之間,屋外噔一聲,好像是什么東西撞到了木柱子上,薛嵬倏然起身,敏感道:“誰?”



    外面沒有動靜,我們幾個人被他謹慎的樣子嚇到,面面相窺后,一個悶悶的聲音,像是瞌睡未醒似地道:“是我。”



    聽是小道士的聲音,我松了口氣,薛嵬警惕地問我:“此人靠譜么?”我們幾個不約而同點頭。



    看到小道士的時候,他裹著一條棉被子,睡意朦朧坐在門口,問他發生了什么,他淡淡地說了句:“有點吵。”



    “哪里吵了?”陳醰不明所以。



    小道士指了指自己的屋舍,他這一指,眾人更加困惑地將眼光落在屋舍口,隱約的,我們聽到了打鼾的聲音,小道士有點委屈:“在下已經給王大哥和劉大哥的臉蓋上了被褥……”



    “啊!”我頓悟:“我都忘了,你和小八和劉龐一個房間!”



    眾人將同情的目光對向小道士,畢竟劉龐和八堅這兩一躺下,呼嚕就跟演奏交響樂似的,好不熱鬧。



    我們把他迎進房間,薛嵬給他倒了水,寶財取笑小道士道:“本來分半仙您到那房間,是倚仗著您那與世隔絕的睡功,沒想到,遇到那兩也敗下陣來!”



    小道士喝了口水,淡淡笑了笑。想他生于古代,見識廣博,我把護身符遞給了他:“竹逸,你對這些符咒類的東西了解頗深,你瞧瞧這上面寫了什么,能否看出這個染在符上的痕跡是哪種生物的?”



    小道士接過護身符,細細打量后,神色一黯道:“護身符一般來說有很多種,大多是祈求神靈庇護,庇護身體,增長權勢和氣運的,但這個護身符上寫的盡是避開鬼怪、災難、連續死人的話……”



    內心有種奇怪的感覺,感覺這護身符上的字藏著很多秘密,可又說不出所以然,于是我把從薛嵬那里得知的關于**的一些事情簡明扼要的告訴了小道士,并把護身符的背景也一道說了:“這護身符的主人原是名縣官,在水仇鹢死的時候,他在現場,還嚇得不輕,怕是詛咒真的會應驗,所以才會為后人做這種護身符。”



    小道士耐心聽完,微微蹙眉道:“這些或許正常不過,但奇怪的是上面還寫了望消除自身貪婪造成的詛咒!”



    “自身貪婪……”眾人不明,我問嵬子:“水姑娘有說過水書榮做錯過什么事情么?”



    薛嵬思了下,隨后搖頭道:“沒有。”



    這時,小道士拿著護身符不斷摸著,我看他似乎察覺了什么,忙問:“護身符里好像有東西,你知道是什么,對不對?”



    小道士點頭:“如沒猜錯,該是狼牙以及骨灰!”



    “骨灰?”寶財聽到這兩個字小眼睛不自覺張大:“獸類的,還是人的?”



    小道士搖頭,不敢篤定,道:“可否破開此符,確認在下猜測?”



    我們將目光對向薛嵬,薛嵬目光灼灼地對向小道士,懇切道:“我也想知道里面的東西是什么。”



    眼神交匯,便是一種托付。小道士從護身符里取出了一塊斑駁的灰白色尖牙和一個小錦囊,他輕輕解開錦囊,從里面倒出了一點粉末,細聞,細捏之后,確定道:“這并不是護身符,而是比較厲害的驅邪符,狼牙是辟邪的,而這粉末狀的物體該是早期破咒師的骨灰,此物是用來鎮住邪物,避開詛咒和特大死亡的,非常稀有,也非常厲害。”



    聞言,眾人倒吸一口涼氣,陳醰率先回過神,道:“這說明了什么,說明了那些什么驅邪啊,辟邪的東西都沒用么,否則水書榮的后代也不會死絕。”



    寶財回嘴道:“這不應該說是驅邪的東西沒用,應該說是詛咒太厲害,護身符已經蓋不住了!””



    說話間,就聽小道士盯著那驅邪符,嘀咕著:“這個字……”他平日里講話聲音小,這會兒在思考問題的時候,聲音更小:“這個字是……”他看著絹帛,淡淡道:“這小字和我們拿到的絹帛上的字是同一個人的……”



    我聽得不甚分明,疑惑道:“什么字是同一個人的?”



    小道士抬頭,昏黃的燭火下,他的眼眸尤其深邃:“和我們拿到的絹帛上的字是同一個人的!”



    此時,忽有一陣響雷灌頂而來,陳醰和寶財的嘴巴張得老大的,薛嵬困惑地看著小道士,小道士以為我們沒聽明白,又重復說了一遍:“和寫‘仙島有墓’那人的字是一樣的。”



    如果您覺得《古墓掘跡》還不錯的話,請粘貼以下網址分享給你的qq、微信或微博好友,謝謝支持!



    (  )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古墓掘跡》,方便以后閱讀古墓掘跡42、護身符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古墓掘跡42、護身符并對古墓掘跡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11选5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