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住進蕭府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芮潼 本章:第239章 住進蕭府

    第239章 住進蕭府

    那個女孩兒把話說到這里的時候,還不忘了,又抬眼看了他們一眼。

    李倩楠有些詫異的說道:“對于你們這座城里的人,說白了其實全部都是算命的是嗎?”

    對于李倩楠這么直白的說法,蕭安似乎也沒有想到。

    然后只是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然后這才又說道:“額……

    差不多吧,但是我們和那些算命的也不一樣。

    因為我們不會對于未知的事情摻假。兇就是兇,吉就是吉。

    可是父親說外邊的那些算命的都很虛偽。

    因為那些人都會為了自身的利益,怎么都會給人家說出一點不好的事情來。

    然后再讓對方花錢解難,可是我們卻不會。

    而且我們也不會輕易出最多成出去給人家算命的。

    我們自己住的城里就可以自給自足,對于這方面的事情我們也只是自行修為罷了。”

    蕭安說完這些話,自己露出了一個尷尬而又不是禮貌的微笑對他們。

    他的這番說辭在他們看來,其實也是實在是不可信的。

    李倩楠看了一眼蕭安,然后還是忍不住把自己內心的顧慮說了出來,隨機就聽他說道:“可是我之前看的里可不是這么寫的。

    一般像你們這種有能力的人,難道不是應該出去濟世救人嗎?”

    “?

    什么呀?是個人?還是一個物什?”

    蕭安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李倩楠,眼睛里多了幾分復雜的情緒。

    孟灝川見狀,便立刻說道:“啊,他說的那個呀,是我們那邊的一種說書的本子。

    就是像你們這邊說書的茶室里的那種老者說的故事一樣。

    不過我們那里不是說出來的,是寫在本子上讓大家看的。”

    蕭安這才放下心里的芥蒂,然后又看了他們兩個人一眼。

    就在他們說話的空檔,房門外竟然傳過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緊接著下一刻就聽到一個年邁蒼老的聲音說道:“安兒,你睡下了嗎?

    為父想跟你談一談。”

    蕭安臉色瞬間就變了,看他的樣子走過他真的十分的忌憚他的父親。

    只見他立刻緩緩的看著李倩楠和孟灝川說道:“快藏到床底下去。

    千萬不要發出任何的聲音,我父親的耳朵特別靈。”

    他們二人本來就是深夜潛進來的,自然不希望有別人能夠發現他們。

    然后就見他們兩個人,立刻如同你只申請矯健的老鼠一樣鉆進了床底下。

    就在他們兩個人剛剛鉆進去的時候,房間的門便被推開了。

    他們聽到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然后又聽到蕭安說道:“父親。

    不知深夜來找女兒有何事情?”

    那個老者則沉吟了片刻,然后這才說道:“府里進人了。

    有人親眼看著他們進了你的房間。

    是不是你最為為父的那兩個人?你一個女孩家大半夜的留兩個陌生的人在房間里,如果真要是傳出去了與你的名聲有什么好處?

    你這次從外邊回來就越發的不停管束了,實在是太令我失望了。”

    蕭安聽到他父親這么一說,臉色驟變,他知道這件事情看來是瞞不住了。

    這個時候他這才從心里想到:“該死!

    竟然忘記了府里的深夜,會有很多的隱士潛在暗處。”

    他們府里養的隱士是整個都城里最厲害的隱士。

    這些人不負責參加任何的打斗,只需要在藏在府內不被人發現的地方,然后時時刻刻的注意府里發生的事情。

    然后再將自己發現的事情一五一十的稟報給自己的主人。

    這個時候就聽到蕭安的父親再次氣定神閑的開口說道:“二位在小女的房間里,打算一直這么藏著嗎?

    這樣的行為屬實不是君子之行?我缺二位,在我找人進來搜房間之前,還是自己體面的站出來比較好。

    畢竟我還是非常的顧忌小女子的顏面的。”

    床底下的孟灝川和李倩楠沉默了一剎那,然后就毫不猶豫的雙雙從床底下爬了出來。

    昨天他們兩個人同時堵漏洞,自己身上的灰塵還有頭上的蜘蛛網。

    這才走到那個老者的面前,這件站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年近半百的白發老人。

    這個人看上去很胖,身材很魁梧,留著花白的胡子。

    但是卻長的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然后就又聽到那個老人忽然輕聲笑了起來:“原來是一位公子和一位小姐。

    聽小女說你們兩個人在城外的時候曾經搭救過小女。

    這樣的恩情,我暫且記在心里了,只是不知道為什么……

    小女同城唄,回來以后竟然要執意將你們二人接到府里來住。

    可是我們這里從來都沒有帶外人回來住的先例。

    所以二位是等不及要進府里住,所以今天夜里才費盡心思的潛到我們蕭家的嘛?

    你是不知道……二位為什么一定要住在我們家呢?

    莫說是我們家,若是被城里的其他人家知道了你們倆個是外來人,恐怕你們兩個連在這個城里住腳的機會都沒有。”

    李倩楠本來就是一個沉不住氣的人,只聽得她立刻上前說道:“不住就不住了。

    你也不必說這種話,來侮辱人,原本就是出于好心救了你的女兒。

    一路上把她護送回來已經是我們大發善心。

    你們不知道說一聲謝謝也就罷了,竟然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如果我們有什么企圖的話,就不會把你女兒送回來了。

    像那些村民一樣把他綁起來,然后控制起來豈不是更好?

    還有不用您趕我們走,我們今夜就離開這里。”

    說完李倩楠就十分瀟灑的轉身然后看著孟灝川說道:“我們走。

    這里我真是一分鐘都待不下去了。”

    孟灝川無奈之下只得跟他離開了蕭府。

    但他們兩個人走出蕭府大院的時候,孟灝川這才皺著眉頭說道:“你瘋了嗎?

    離開這里,我們是怎么找靈魂碎片?蕭安和筱安長得一模一樣,你覺得這是巧合嗎?

    所以我斷定靈魂碎片一定在他的身上。

    如果我們不找機會接近他的話,到時候靈魂碎片一但脫身而出。

    我們如果來不及去收集靈魂碎片的話,讓他一直接在空氣里消散的話。

    你知道將會造成什么樣的后果嗎?”

    李倩楠剛才很顯然沒有去想過這樣的一個問題。

    他剛才也只是一時的義憤填膺,本來他的性子就急,加上對方又說了幾句難聽的話。

    他當然會忍不住爆發出來,這天她十分難為情的看了一眼蕭府的門匾說道:“那現在怎么辦呀?

    我們出來都出來了,都不能再舔著臉皮退回去吧?

    那你也要那個老頭子,不是更把我們看扁了嗎?

    這樣的話,就算是我們成功的父親,他們加了他們也會瞧不起我們的。”

    李倩楠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明顯有些底氣不足。

    接下來只聽到蕭府的大門忽然就打開了,還是那個小婢女慌里慌張的走了出來。

    然后急匆匆的帶給他們一張紙紙條,就重新回去了。

    孟灝川下意識的打開那張紙條,直接上面寫道:“二位莫急,只需再靜等幾日,一定讓二人進府。

    實不相瞞,蕭安請二位進府,其實是有事相求。

    還望二位到時候能夠答應蕭安的請求。”

    紙條上就這么三句話,孟灝川看了一眼李倩楠,然后嘆了一口氣說道:“走吧,回客棧吧!”

    “回客棧?回客棧做什么呀?難道不是想辦法在回去蕭府嘛?”

    孟灝川要手里的紙條遞給了他,然后說道:“或許我們今天晚上真的不應該來。

    回去吧!就按他說的,我們只需要靜等就可以了。”

    于是他們兩個人深夜又重新回到了客棧。

    接下來的幾天里依舊沒有任何的訊息,他們兩個人在這個都城里又瞎逛了幾天。

    這期間他們也從多方面得知了這個城里有的人為什么不出去的原因了。

    原來在這個都城剛建立的時候,這里的人也是像李倩楠之前說的那個樣子,他們會利用自身的能力出去濟世救人。

    但是他們也同樣遭遇了之前蕭安所遭遇的事情。

    甚至比蕭安所遭遇的事情還要慘烈十倍。

    那是這個城里的第一批修士,幾乎出去的人沒有幾個能夠安然無恙的回到這里。

    所有的人都意外的死在了外面,有的甚至沒有馬分尸了。

    總之每個人的思想都十分的慘烈,而且他們還沒辦法找出殺害那些人的兇手。

    似乎那個時候江湖上就出現了一個組織啊。

    就是專門為了獵捕他們這些修士的,至于獵捕他們這些修士去做什么,這邊的人并不知道。

    因為出去的人沒有回來的,所以外邊的信息也不可能會傳遞到城里邊來。

    如此周而復始,直到后來以后就有先祖直接定下了規矩。

    所有城內的人不得輕易出城,說個將永遠沒有資格再回到城里。

    其實這條規定說的也并不是為了阻止那些人出去,之后就真的不讓他們回來了。

    這樣說的目的其實就是想讓他們知道他們出了這個城就是有去無回的。

    還有之前那些人死在外面的事情都會一輩一輩的傳下來。

    就是為了告誡這之后的后人,可以明白只有這里是安全的。

    蕭安畢竟是個女孩子,而且年紀還不算大。

    所以對于人心險惡,他根本就沒有想那么多。

    他出這個盛業真是對于這個城外的世界所有的好奇心而已。

    所以這個城其實就是一個外人看不見,可是他們又不會出去的一座牢籠。

    這里的人常年見不到外人,對外面的人也非常的排斥,所以這也就是為什么蕭安讓他們一定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最主要的原因了,又過了,今天依舊還是沒有任何的信息。

    他們兩個人在這個客棧里吃了睡睡了吃。

    外面整個都城他們甚至都已經轉完了。

    終于在第十二天的時候,那個小婢女又來了。

    這次是真的要接他們回府里住的,但他們兩個人,隨著那個小婢女再次來到蕭府的時候。

    蕭安早已經等待了院子里,他們兩個人被安排在了東邊院子里的客房里居住。

    這是蕭安父親給他們安排的住處,也是他答應他們兩個人住進來唯一的條件。

    但他們兩個人聽說這里的住處是他父親唯一的條件的時候。

    他們兩個人就已經料到這里,可能不同于其他的地方了。

    果然他們住進來的第一天晚上就讓他們發現的不同的地方。

    他們原本還睡得十分的熟的時候,就忽然被一陣奇怪的聲音給驚醒了。

    然后就聽到他們隔壁的院子里發出了一陣一陣的女人的哭聲。

    緊接著下一刻,他們的房間門就被急促的敲響了。

    李倩楠下意識的有些不耐煩的起身,然后去開房間的門。

    到后面打開的時候,卻發現房門外面根本一個人影都沒有。

    可是就算房門打開了,那種急促的敲門聲依舊還在他們的耳邊不停地響著。

    孟灝川看到這樣的場景臉色也變了下來。

    然后就見李倩楠轉身看著孟灝川說道:“什么情況呀?

    不會出事兒了吧?”

    孟灝川你可一個小跑就出了房間,但他們兩個人來到院子里的時候,隔壁院子里的哭聲也停止了。

    然后那種急促的敲門聲也同時都停止了。

    這一天晚上他們兩個人都沒有好好的睡一覺。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蕭安就跑過來看到他們兩個人,其他的一概不說,就直接問道:“你們昨天晚上聽到什么聲音了沒有?

    是不是有女人的哭聲,還有急促的敲門聲?”

    李倩楠和孟灝川聽了蕭安的這些話,下意識的說道:“這是什么意思呀?

    難不成你早就知道這里會有異象?那為什么你昨天晚上不跟我說呀?

    誠如你所說,這里的確出現了其他奇怪的聲音。

    我們打開房門以后,房間里和院子里都沒有任何的人影。

    當我們來到院子里的時候,那種奇怪的哭聲還有急促的敲門聲就立刻家人而止了。

    所以這應該就是一樣窮我們的事情吧。

    你想要我們做什么呢?”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蕭安就跑過來看到他們兩個人,其他的一概不說,就直接問道:“你們昨天晚上聽到什么聲音了沒有?

    是不是有女人的哭聲,還有急促的敲門聲?”

    李倩楠和孟灝川聽了蕭安的這些話,下意識的說道:“這是什么意思呀?

    難不成你早就知道這里會有異象?那為什么你昨天晚上不跟我說呀?

    誠如你所說,這里的確出現了其他奇怪的聲音。

    我們打開房門以后,房間里和院子里都沒有任何的人影。

    當我們來到院子里的時候,那種奇怪的哭聲還有急促的敲門聲就立刻家人而止了。

    所以這應該就是一樣窮我們的事情吧。

    你想要我們做什么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顧少嬌寵小刺猬》,微信“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重生顧少嬌寵小刺猬》,方便以后閱讀重生顧少嬌寵小刺猬第239章 住進蕭府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重生顧少嬌寵小刺猬第239章 住進蕭府并對重生顧少嬌寵小刺猬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11选5任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