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類別:科幻靈異 作者:綰心 本章: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不過當她躲在窗外的隱蔽處,她聽著聽著就發現這件事有些不對勁了。

    尤其是當肖嬤嬤目光銳利如鷹隼,滿目寒光地環顧四周時,她更是覺得后脊梁都滲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不遠處的吵嚷聲,已經越走越遠地消失在風里了……

    小麗娘卻遲遲不敢動彈,她生怕被去而復返的肖嬤嬤抓個正著,丟了這條小命!

    她就這樣Y挺著,不顧呼呼吹來的北風,整個人G縮在樹叢深處,一動不動地等待著弘暉過來和自個兒匯合,耐心告罄時,她就幻想著未來如意隨心的富貴生活,凍得渾身發僵時,她就將自個兒縮成一個團,希望借此抵御冷風和低溫……

    等到弘暉在夜半時分找來的時候,小麗娘已經高燒燒到神志不清了。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

    此時此刻,圓明園內當差的護衛正按圖索驥地遍處搜查小麗娘的身影呢。

    烏拉那拉氏作為曾經抬舉小麗娘,意圖將小麗娘指給弘暉的人,這會兒不得不再次打起精神地應付四爺的責問,弘暉也沒能逃過責難和質問。

    不過他難得撐住了,竟然Y撐著撐過了四爺的一連串盤問。

    他成功地瞞住了自個兒想要攜美出逃的打算,也隱瞞住了小麗娘藏匿的地點,卻坑苦了烏拉那拉氏,烏拉那拉氏的肖嬤嬤曾初入溪云閣的事兒,到底是瞞不過府里無處不在的耳目,四爺以此為借口,直接將她的禁足期延長到了半年之久。

    而這還是因為到底沒有抓住烏拉那拉氏以小麗娘為棋子的實證,不然……

    烏拉那拉氏一臉苦澀地送著四爺和爾芙走遠,后怕地拂拂起伏不定的X口,扭頭看著一臉懵狀態的肖嬤嬤,低聲嘆道:“也許咱們從最開始就中了別人的算計,落得現在這樣的下場,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只是可惜了弘暉,少男心動,卻碰上這樣的事情。”

    說完,她就長吁短嘆地回到房間里,任勞任怨地研墨抄經了。

    禁足半年,抄經百卷……

    她這個冬天不好過,要是現在不努力多抄寫J遍經書,待到冬日來臨,便是房間里升起地龍和炭盆,十指長時間露在外面,又要握著細細的毫筆抄經,生上一兩個凍瘡,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她不想自個兒的手指,凍得像一根根細細的胡蘿卜,也不愿意忍受那份難捱的刺癢感覺。

    而被烏拉那拉氏獨留在院里的肖嬤嬤,仍然是滿臉不解。

    她并沒有打算將這個疑問留在心里太久,借著進去伺候烏拉那拉氏筆墨的機會,直接提出了疑問,而且還將她所懷疑的人是誰點明了:“難道小麗娘是嫡福晉特地挑選出來的,故意要送給弘暉阿哥,打算借此消磨弘暉阿哥意志的一枚棋子,那您為何不直接告訴王爺呢?”

    烏拉那拉氏手上抄經的動作不停,微微側眸看向肖嬤嬤,笑著搖搖頭。

    她雖然很想將這個罪名扣在爾芙的頭上,但是爾芙是聰明人,便是此事是她做的,也不會留下任何線索和痕跡,空口白牙地指證府中嫡福晉,那行為太愚蠢了,更何況幕后設計的人并非爾芙,幕后設計的人,也并非想要傷害弘暉阿哥,從頭到尾被算計的人就是她烏拉那拉氏。

    她之所以被禁足半年、罰抄經百卷,還能保持住淺笑YY的模樣,原因很簡單。

    因為烏拉那拉氏不但發現了烏拉那拉氏媚兒的算計,還找到了一直隱藏在自個兒身邊的毒蛇,更想出了反擊的辦法,她看似是被禁足在長春仙館,和外界斷絕聯系了,卻能夠借這段時間,將她早就準備好的人手安排進府,送到合適的位置去當差,這叫磨刀不誤砍柴工,而且她還可以借這段時間好好調養調養身T,爭取早日生下一子半nv的,甭管生下來男孩nv孩,總歸是弘暉的助力,也是自個兒的依靠。

    以前是她一葉障目了,總想著再生個孩子,難免會分散自個兒的注意力,不利于自個兒照顧弘暉,因為生孩子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懷胎十月,處處小心,時時防備,一朝產子,更是要小心呵護,不然保不準什么時候就中了旁人的算計,但是這次的事情,讓她清醒過來了。

    弘暉是她的孩子,卻不是她烏拉那拉氏瑞溪名正言順的孩子。

    她關心弘暉,她幫助弘暉,傾盡所有,也在所不惜,但是她到底難以走進弘暉的心里,得不到親子的信任,而且年齡相仿的關系,還容易引起旁人的猜忌和懷疑,到時候不但她要倒霉,弘暉更是四爺的態度,她也不打算將籌M都壓在弘暉的身上了。

    拋開這些外在的因素,她看到銅鏡里自個兒年輕的容顏……

    烏拉那拉氏也不愿意被人話里話外地指責自個兒是不會下蛋的母J,再考慮到四爺的年紀,也許再生下一兩個兒子,才能更保險些。

    不得不說,先前弘暉袖手旁觀的態度,還是讓烏拉那拉氏有些傷心和灰心了。

    “這些事就咱們倆人兒的時候,你說說是無所謂,我不怪你,但是要被旁人聽見,又是一樁麻煩事,再說嫡福晉也不是容不下弘暉阿哥的人,不然當初就不會求四爺將弘暉阿哥從恩濟莊接回來了……”烏拉那拉氏深吸一口氣,壓下心里起伏不定的思緒,柔聲勸道。

    不過她卻并沒有點明幕后設計自個兒和弘暉的人是誰,因為她還指望肖嬤嬤能夠自作主張地除掉爾芙這個鳩占鵲巢的毒F呢……

    而此時牡丹臺里的爾芙,心情也不是很好。

    即便趙德柱等人已經領著護衛將圓明園里J處無人居住的空院落都搜查過J遍了,一直未曾發現小麗娘的蹤跡,但是她還是不大相信小麗娘能夠憑借自個兒的能力從護衛眾多的圓明園溜出去,這讓她也不禁懷疑起小麗娘的背后是否有人指使。

    她倒是不懷疑烏拉那拉氏,卻也沒想到和烏拉那拉氏一墻之隔住著的烏拉那拉氏媚兒等人,而是將目光鎖定在了有nv傍身的董鄂氏、撫養小五阿哥的陸格格和撫育小四阿哥的李荷茱李側福晉頭上了,連一直閉門不出的大李氏都被她懷疑上了,但是查看過趙德柱手下那些耳目探子送回來的消息,卻是一無所獲,這讓她的心情變得很糟糕,也很不安。

    畢竟沒有人喜歡這種被Y謀圍繞的感覺。

    為了不讓自個兒落入陷阱,成為倒霉的背鍋俠,前腳才收到四爺禁足烏拉那拉氏的消息,她后腳就借口身T有些不適,停了后院諸位nv眷的晨昏定省,只等著歸寧省親的茉雅琦和阿興阿一走,她就打算領著府里這些人回京去,便是皇上還留在暢春園,她也不想留在圓明園了。

    住在這種小橋流水、曲徑通幽的園林里是一種很愜意的享受,但是沒有高墻圍繞的牡丹臺,也讓她毫無安全感,唯有回到四爺府里,住在四四方方的正院里,左右有仆役圍繞,前后有高墻阻隔,她才能獲得P刻安寧。

    她這樣的打算,也沒有瞞著四爺。

    當然,她也沒有直接說出她心里的真實想法,而是借著她身T不適,府里的小兒nv又多,實在是受不得冷風侵襲,早些回到有琉璃窗擋風、有地龍取暖的四爺府,也省得孩子們一個個病倒了。

    四爺是疼惜孩子的人,他連猶豫都沒有猶豫就同意了爾芙的打算。

    她柳眉微蹙地坐在堂屋里,瞧著里里外外轉圈的詩蘭和詩情,低聲吩咐道:“該裝箱的東西就裝箱,該收拾的東西就收拾,別等到時候丟三落四地瞎忙活了,早些準備起來,也好能多chou些人手幫小七和弘昪那倆小糊涂蛋收拾。”

    “主子,咱們都回去?”晴嵐有些緊張的問道。

    “入秋日久,這天氣也越來越冷了,瞧著外面的樹梢都已經H了,落葉更是一茬一茬地往咱們院子里刮,咱們再留在園子里就不是避暑享福了,而是存心找罪受了,照往年的慣例,早就該回京了,也不知道今年是怎么了,這都什么時候了,還在行園別院住著呢!”爾芙一臉不解地看向晴嵐,低聲呢喃道。

    晴嵐見爾芙根本沒有理解自個兒的意思,不禁臉上微紅,卻不得不出言提醒。

    爾芙聞言,恍然大悟地笑出聲來,朗聲說道:“這些事就不是咱們該C心的事了,等明個兒早起的請安禮上,我只要一提要回府的事情,總有人主動留下照顧四爺,再說就是這府里的內眷都隨我回京了,這滿園子的奴仆婢nv還在呢……”

    說到這滿園子的奴仆婢nv,她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晴嵐。

    晴嵐見狀,趕忙跪倒在地地表白內心,生怕爾芙誤會她對四爺起了什么非分之想,她就是怕自家主子離開了主子爺身邊,有人趁機爬床罷了,真真是忠心提醒而已。

    爾芙耐心地聽完晴嵐的解釋,笑著擺擺手,低聲說道:“我也覺得你不是那樣的蠢姑娘,旁人身邊那些丫頭,興許會生出留在府里做小的心思來,但是你們這些丫頭,我是一個都不算便宜咱們王爺的,做一個正兒八經的官太太,身穿誥命朝F,怎么不比留在府里伏低做小一輩子好。”

    晴嵐聞言,心里卻并沒有輕松分毫,她一臉的惶恐,顯然是被爾芙嚇壞了。

    爾芙瞧著她可憐,也不忍心看著她自個兒嚇唬自個兒,不得不將一些自個兒和四爺之間的秘密挑明了,這才總算勸得晴嵐顫顫巍巍地站起身來,繼續收拾行裝去了。

    “這晴嵐也是個傻丫頭,走進正院院門的第一天,她就沒希望了。”爾芙望著晴嵐蹣跚遠去的背影,回想著晴嵐眼底那稍縱即逝的失望和悵然,和身旁伺候的毓秀姑姑,對視一眼,苦笑著說道。

    晴嵐看向四爺的目光,越來越溫柔、越來越深情……

    這樣的變化,瞞不住爾芙,更瞞不過眼明心亮的毓秀姑姑,毓秀姑姑S下里就曾提點過晴嵐J次,也曾很隱晦地提醒過爾芙,但是爾芙一直都沒有聽懂,晴嵐也沒有打算放棄,直到今天晴嵐主動向爾芙提起是否要安排人在圓明園伺候四爺的事情,爾芙終于反應過來了。

    “其實也不怪晴嵐有如此想法,本就是宮nv,看慣了宮中妃嬪的尊榮富貴,心里生出些非分之想來,也是情理之中,只要她能夠管住自個兒的心,不做出背主的事,那就行了!”毓秀姑姑聽出爾芙語氣里的那抹失落,低聲勸道。

    爾芙聞言,微微挑眉,笑著打趣道:“那姑姑可曾對皇上動過心呢?”

    毓秀姑姑聞言,臉Se微變,卻是堅定地搖了搖頭,她湊近爾芙的身邊,低聲說道:“奴婢也不瞞著您,您是德妃娘娘的兒媳F,便是您知道這些往事,您也不會說出去。

    當初奴婢家里和德妃娘娘的娘家等J個內務府家族挑選出十數位模樣妍麗、X情溫柔的nv孩子送進宮,或是做奉茶宮nv,或是做灑掃宮nv,甚至還有被安排在寵妃跟前兒伺候的宮婢,其目的為何,您也能猜得出來,所圖不過就是讓家族更進一步罷了。

    當時,奴婢和德妃娘娘一塊在乾清宮伺候,德妃娘娘做奉茶宮nv,奴婢亦是如此。

    德妃娘娘心X堅定,進宮不久,便展現出了不同奴婢等其他nv子的一面,得寵、受封是必然的事,但是其他那些有進取之心的nv子,卻早已經泯然于眾人,有些人的下場都不如奴婢,不單是時也命也,更是膽識不夠的關系。

    說句實話,那會兒奴婢在家里是野心BB,一心想要飛上枝頭變,但是見到皇上,奴婢就后悔了,皇上是九五之尊,自然是氣度超凡,奴婢和德妃娘娘一塊在御前奉茶伺候,連手腳都發軟了,哪里還有旁的想法,只盼著能早早離開乾清宮,后來德妃娘娘承寵受封貴人,奴婢求著德妃娘娘將奴婢從乾清宮撈出來了。

    如果不是德妃娘娘顧念著這份情誼,奴婢早就被嚇死在前請宮里了!”

    說完,毓秀姑姑就后怕似的縮縮肩膀,退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

    這些陳年秘聞,若不是毓秀姑姑自個兒說出來,爾芙死也猜不到毓秀姑姑曾經也是被家族送進宮謀求進取之路的人,單看毓秀姑姑任勞任怨地在德妃娘娘跟前兒伺候這么多年,爾芙就覺得毓秀姑姑更是心X堅定的人,不然看著德妃娘娘盛寵封妃,她又如何能夠甘心情愿地為奴為婢呢……

先看到這(加入書簽) | 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我的書架

如果您喜歡,請把《清妾》,方便以后閱讀清妾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后的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清妾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并對清妾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
11选5任一